傾城國色香


我是楊玉環,丫鬟湘橋總是說我足以傾城,我卻寧願自己只是一個普通的平凡人。那樣,我便不會再有讓父親將我當作仕途的籌碼。儘管我一開始就知道自己在這個家中只不過是一件商品,可當我真正被當做商品送往聚會吸引達官貴人的注意的時候,我的心還是莫名的一痛。也正是那天,我遇到了我一生的劫。

那是我第一次見到這樣的男子。斯文到讓人在空氣中也可以聞到溫柔的氣味。原諒我的短淺,此時,我唯一能夠想到形容他的詞語便是傾城,以至於從此除了傾我不肯叫他其餘的稱呼,甚至知道他的欺騙以後。也許是我的目光過於炙熱,遠遠的,他竟然轉向了我。我似乎在他眼裏看到了一瞬的驚豔,然後便沉溺於他突然綻開的微笑。有那麼一瞬,我想要同他執手一生。

也許上天是眷顧我的吧。在我還沒有來得及思戀他的時候,他向父親提親的消息便已經傳到了我的耳中。天知道,此刻我竟是如此感謝我那無情無義的父親。可是卻未曾想到,那便是我一生悲劇的開始。

我曾經以為嫁給他便是我一生的幸福。可是當我認為上天已經將滿滿的幸福曬進我的人生的時候,他——唐玄宗卻僵硬的打斷了我自導自演的幸福。甚至於連一點灰塵也未曾給我留下。我曾經以為傾是愛我的。至少在我未聽到他的談話的時候 我一直這麼深信著。直到我再一次被當做他權力的籌碼獻給他父親的時候,我才知道自己竟然錯的如此的離譜。

在進皇宮的前一天的晚上,傾帶著似真似假的眼淚來找我,如果他沒有祈求我做他的內應,也許我還可以欺騙自己那天晚上我所聽到的是假的,傾是愛我的,而這一切只不過是一次愚蠢的巧合。。可是偏偏這個世界就沒有如果。我突然覺得我的人生竟是如此的可笑,可悲。我不記得離走那一晚傾的表情,也不曾記得他告訴過我的話語。我只記得在我微笑時候傾驚恐的表情。既然三年前你便已經計畫好抱我送給你父親的時候,你便應該知道我知道後你所要承擔的後果。你從來都知道我是有仇必報的人啊,你也知道我的眼裏從來容不得沙子。可是儘管如此,在走的時候我的心還是一直一直的痛呢,無法呼吸。我也知道這便是我們情了結的地方,不然,當看到你倒在血波中的時候我竟沒有一點感覺了。

再一次,我是如此的痛恨自己的外貌。如果她不於帝王的寵妃如此相像,我便不會認識傾,也不會失去自己的心,更不會成為那個是人皆慕的楊貴妃。世人皆道我迷了兩代人,可有何嘗有人知道這兩輩人一個將我當做權利的棋子,一個將我當做先人的代替品。以至於最後我竟要為唐玄宗的昏庸買下帳單。一條白綾便結束了自己的一生。在我閉眼的最後一刻,我似乎聽到了湘橋的呼喊。我笑了,真心的笑了。至少在這個世界還有一個人是真心關心我的。下輩子,如果有下輩子,我只願做一個平凡的 女人,組建一個平凡的家庭,與子偕老。。。。
TomkinsguardedonWarriorslink LondonWelshfinedagainforKeatssigning Two-weekbanforBlueslock Taupostand-offendspeacefully Willisclocks3000mpersonalbest Marsh,FinchstanddestroysScotland NRLnines AllBlackstoplayJapan That'swhat Thereisaperson

comment

只对管理员显示

自我介绍

elainec

Author:elainec
欢迎来到FC2博客!

最新文章
最新留言
最新引用
月份存档
类别
搜索栏
RSS链接
链接
加为好友

和此人成为好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