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一個人的獨處的孤寂,還是時代的憂傷?


又是一個細雨連綿的季節,又是一個閑花落地的時候。
一腳跨進闊別五年之久的南方土地,油然而生一種既熟悉又陌生的情緒來。漫步在附近公園的小路上,迷蒙的小雨一路飄來,打在臉上,粘在頭上,落在衣上,也濕在心上。都說細雨濕衣看不見,足見它的溫柔細膩,可在我,分明又感受到了它的熱情奔放,要不然,何以打濕了整件衣衫?
經雨的飛花,即使垂頭,但看不到它絲毫的沮喪,柔美的花瓣盤旋而下,儘管有些不舍離枝,但還是選准了自己的位置,堅定地落在小徑上,青草旁。它不聲不響,不怨不惱。真可謂“閑花落地聽無聲”。
看不見,聽無聲,細雨閑花何等的寂寞!
從而便想:這寂寞是不是就像那斷線的紅繩,一頭牽著的是情人,一頭拽著的是心境;一頭系著的是蒼生,一頭扯著的是精神?
易安是寂寞的。要不然為何“躲在簾兒底下”沉吟,無端又添新愁,人比黃花瘦?她的寂寞也許在於,把酒黃昏,簾卷西風。是一個人的獨處的孤寂,還是時代的憂傷?
柳三變是寂寞的。要不然為何不忍凝眸千里清秋,孤倚危欄,酒徒蕭索?他的寂寞在於千種風情,無與人訴說。是境遇的悲催,還是性情的使然?
納蘭性德也是寂寞的。要不然為何“酒醒見殘紅,臨風淚數行”,從此傷春傷別,黃昏只對梨花。他的寂寞在於,舊事逐寒潮,啼鵑恨未消。是現實的悲傷。,還是個人過於多情?
唐後主更是寂寞的,要不然為何獨自小圓徘徊,對花的落去無可奈何,他的寂寞在於山河破,惆悵此情難寄。是個人處境的殘酷,還是亡國的哀痛?
其實還有些人也是寂寞的。
單說的漢代蘇武,在極端惡劣的環境下,出使匈奴,被流放貝加爾湖邊牧羊,這一放便是十九年!,十九年的露宿風餐,十九年的孤獨一人,該是怎樣的寂寞!他的寂寞在於不屈不撓地活著。是個人氣節,還是民族精神?
昭君又何嘗不是寂寞的呢?荒原大漠的朔風,送來了昭君的出塞曲,尋聲望去,蒼穹之上,白雲悠悠,青天之下,北風瑟瑟,一個遠離故土的美人,正在起程北去。暮靄下金漠中漸行漸遠。從此他要與匈奴為親。她的寂寞在於什麼呢?是為了挽救自己,還是為了天下蒼生?
細雨不止於沾濕了這些人的衣裳,更落在了厚重的土地上,滋潤了一方水土,養育了一方名人;閑花不止于鋪滿這些人的田園小經,更深深地嵌在土壤裡,化作春泥更護花。他們的紅線這端系的是詩情畫意,紅線的那端,系的是蒼生百姓!他們將寂寞都轉化為優美的音符,彈奏著曼妙情感樂章;或者是,轉化為神奇的畫筆,描繪出“為天地立心,為生蒼生立命”的精神畫卷。
一個人的寂寞也好,一個民族的寂寞也罷,都可以寫成文字,刻在碑上。不管怎麼說這寂寞都是美麗的。
細雨濕衣看不見,閑花落地聽無聲。獨自一人,靜靜地站在既熟悉又陌生的荷塘邊,面對細雨閑花,享受這般寂寞,從而漫天飛緒,怕也是一種美麗吧?什麼事情都不會怪你的,不能否認的是人是會變的
等待是唯一的出路
我不知道我要不要睡,睡了就什麼也沒有了
也許我們都變了
獨自走向葬火霧逝的憶中
婚姻是很美好的
當那熱浪般的風撒向她時
繼續著我們前世的情緣

沒有絕對,只有平衡


當上帝為你關上一扇門的時候,你是否嘗到了失去的滋味,但上帝往往會為你打開另一扇窗,這便是擁有。但人們往往只盯著

那扇已經關閉的門而忽略了身旁那早已為我們敞開的窗。上帝就是愛捉弄我們,擁有時是那麼的短暫,失去後又讓我們後悔。

我曾經有一位很要好的朋友,我們一起上學、一起玩耍、一起學習、一起回家。但這美好的時光持續不久,終有一天我們因為一些小事情而鬧了矛盾。從那以後,我們不再形影不離,同樣的小路,一個人行走,顯得那麼漫長、寂靜。當我終於有勇氣向她道歉的同時,她也正匆匆的尋找著我。在我還沒來得及道歉時,她卻告訴我她要離開的消息。我頓時傻了眼,因為我失去了一位好朋友,一位和我密不可分的夥伴,淚水在我眼裏打轉。我好後悔,後悔當初為什麼要與她爭執,

後悔自己的任性與膽怯而使自己失去了一位那麼要好的朋友。而如今,我只能仰望星空,訴說著我對她的思念以及內心的愧疚。

人的一生不會總那麼一帆風順,總會經歷一些波折,而我們也會因這些挫折而使自己變得堅強、獨立,迫使自己成長。

所以,當我們擁有的時候要好好珍惜。否則,當我們失去的時候再後悔就來不及了。再遇見
月下伊人,微風化一根紅線,我們牽手
這一株株花木在前日里還是蕭索的枝椏掛滿寂靜!
人生不是隨意的
我,只想等到我的那個他
在孤獨中成長,人才可能學會隱忍
感歎歲月的無情
この歌を簡単に鑑賞すると
化作最紅的暗花鋪展我的前路
心がけとしては

一家的生活之用


田野裏,父親揚著竹枝,驅趕著威猛的水牛,毫不遜色於一般農民,以行雲流水的技術,馳騁在農田裏。水與土混合著,水流聲,吆喝聲,牛“哞哞哞”的叫聲,此起彼伏,與岸邊的鳥叫聲伴奏,吹出了一種田園交響曲。父親的手把好犁,一趟趟地,遊刃有餘地在翻新泥土。水慢慢地流向泥土的溝溝壑壑裏,極不容易地流向田地裏。

父親的手犁田,以熟練的控制,神乎其乎的駕馭,與水牛相互合二為一,把田野耕耘,把希望寄託在不起眼的泥土裏。水牛在父親的手裏,乖順如聽話的孩子,辛苦的腳步不急不慢,有條不紊,奮力揚蹄,酣暢淋漓。

水田在父親的手裏經過耙田,變得平整,不再凹凸不平,不再起起落落。父親的手,把持著鐵鋤,一種水到渠成的技術,把田岸打理得光鮮、有棱有角。田岸粗細均勻,順勢而成,令我的心靈掛滿了神奇,流溢出一種驚喜。父親的手出色地拔秧苗,一束束秧苗用流暢的手捆綁後,整齊光潔,秧苗中藏著翠綠色的希望,含著挺拔的未來,不帶一絲絲紊亂,不挾一點點雜色,自然親切。

父親的手,在聰明的大腦的支配下,插出一行行、一排排經得起推敲的作品。秧苗,被插得不太深,也不太淺。插秧,父親爐火純青一般的水準,快速輕盈,猶如蜻蜓點水,恰似服裝統一、列隊一致的軍隊。這真是有一抹“增一分則太肥,減一分則太瘦”的味道。插秧宛如藝術般的刀,刻得不深不淺的痕跡,橫豎像棋盤上的一條條交叉的線,一株株秧苗似棋盤上的線與線的一個個交點,星羅密佈,錯落有致。
永遠不能替代 寒風更加刺骨 寫著寧靜和聖潔 燦爛紅 指尖陽光 秋天終究還是來了 陽光裏蔥蘢並繁茂 想你的心,簡單而又純粹 被遺忘的蘭花 思念回憶空間

長念一句:揮別後,莫成陌路!

握一把相思的暖香,打開心音的芬芳。開啟一扇幻夢的天窗,將幾粒婉約的文字,抖落在落寞的詩箋上,令一抹精緻的愁緒,在靈巧的指尖,綻放成紅豆的形狀。或許,我前世的愛情,遺落在塵埃遍佈的詩箋,若不然為什麼今世的寂寞,總與古典的文字有染?——-文:籬落疏疏

人分兩種,一種是人有往事,另一種人沒有往事。有往事的人愛生命,對時光流逝無比痛惜,因而懷著一種特別的愛意,把自己所經歷的一切珍藏在心靈的穀倉裡。

我用回憶拼裝著思念,拿著流年,亂了浮生,掌心的淚水依舊滾燙,瞳孔那一絲湛藍,是你遺留給我的傷痕,你是我眼裡永遠抹不掉的淚。文字在指尖吟唱,卻劃不出心底那個深深的名字。卻走不出份深入骨髓的思念。

淡淡憂愁,淺淺思念,是誰錯種了相思子,又是誰誤譜了離別曲?誰用背影留下了無語的結局,誰在深情處守著期盼不肯回頭?是你的無情還是有意,是我的落寞還是癡情?沒有解釋,沒有話語,沒有回眸,就如一陣輕風吹過,卻掃痛了我的面容。

我一直在期待,以完美的姿態,與你重逢。指尖的溫度,微笑的模樣,一如當初的明媚,綠葉把陽光剪成一段一段,跳躍在我的眼睛,星星點點滿心歡喜,左眼流淚,右眼微笑,我從來不知道快樂和憂傷如此默契地存在。伸開掌心,橫是愛,豎是痛,這愛恨交織的十字,便是鏤刻在我心頭的傷。我從來也沒有後悔過,與你相愛,是我此生最隆重的盛宴,儘管,要用一生來祭祀那一場繁華和美麗,儘管,刻在心頭的傷將與記憶一生糾纏,直到生命終了,我,依然,無悔。

是你不經意地握住我的手,是我的心在輕輕悸動,是你眼裡不舍的分離,是我故作輕鬆的笑。我無數次告誡自己,不要太愛你,留一點空間給自己;不要太迷戀你,保持彼此的距離。如果太愛你,我會無原則地容忍你,你會在我的容忍中慢慢地放縱,無視我所有的好;如果離你太近,你會慢慢成為我的一切,我會漸漸迷失自己。我知道愛是不公平的,但我希望我的目光和靈魂,對你沒有仰視。

把三千情思放在花中飄搖,心在紅塵中泅渡,誰辜負了這淺夏美景。挽成風吹時顫抖的心痛,驚你安眠,不該是今生的宿命,卻漸成終生的靈柩。癡癡的倦心,依舊在空候,風月觸及心靈的悸慟。一人,一影,一夢魘,一季心事,持一份清婉,為你淺笑嫣然。

君未知,我有情放心底,不敢多言話天地之長久。我心淚流君未曾知,看蒼穹上比翼飛,湖上鴛鴦戲,負君情,實無奈。路上人成對,君與我,對影自守自孤寂。望斷長空,君與我只能對望,守護彼岸花開又落,兩情未曾逢光照。葉落曾知秋,花開知春情,君走知我痛。我倆若有多情,天地難容,惜此生,忍把淚藏暗夜,藏衣裳。睹君黯然神色,我心亦痛似針紮。我影單行,花都笑。

若有來生,望君莫再棄我於人海。終生顛沛流離,常不知家何方我心已倦,前路茫茫我心底無力。今生多蹉跎,莫蒼天惜憐,來生莫再拋棄我。

多少紅塵過客,多少過往雲煙,一聲離別,淚點伊人顏。心字猶缺,情緣擱淺,一生離散,我卻始終落不下那一筆,終是把思念留在那似水年間。。

此去經年,依然在心裡,留一些將散未散的情懷。淺淺地回味,淡淡地喜悅。長念一句:揮別後,莫成陌路!
美麗依舊 子夜不言夜的黑 回眸紅塵,誰的目送水潤晶瑩? 許我塵埃落定 歲月中流淌的行板 單棲情緒,相思萬象 流水是約定 芸苔花香 陪你地老天荒,不訴離殤 橘子紅了
自我介绍

elainec

Author:elainec
欢迎来到FC2博客!

最新文章
最新留言
最新引用
月份存档
类别
搜索栏
RSS链接
链接
加为好友

和此人成为好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