夢裡穿梭春秋凡塵

芳華若夢碾沉香,枯草煙波負清明。夢舞霓裳一霎休,空樽對月醉陰雲。輒行於繁錦浮華低呤春秋的莞爾笑雲空,揮別擺渡羈旅紅塵的八千風雨飄搖,晨鐘暮鼓,始途青絲歲月淩鑠千古傳奇的蕭颯。輾轉顛簸的拂袖青衣浪姿,高歌清疊雅韻勾勒生命裡的顛覆琉璃,月朧千山由垂堪,攬下落日風寒無限。

生若流水,跡如浮萍,心絆惹塵,糾葛因情,一抹溫情悄然的逝去在素什錦年,不論是喜是悲,翻駁沿途在它宿命的軌跡裡,試問是誰把暗換流年,沉沉煙靄,掩藏多少悲哀?風過無痕,淒淒長空,極目遠望,望吹走一季庭院落紅,怎乃風打蕭蕭的離姿,游戈在指尖,那些被滄桑吞噬的過往,葛然回首,如夢如煙,幾番山花爛漫、幾回霜林盡染、依舊是這場煙雨不散。


夢裡穿梭春秋凡塵,問年華借一紙素箋的牽掛,打磨憂傷在眉間綻開青紗。醉影笑驚鴻,紛遝著碎碎的感傷,在漸涼飄散江舟煙波中的那一輪明月,樓臺舊夢對飲而下一杯無邊的荒寒,留有一縷憂傷,歲月荏苒,世事繁華,看花落成陣,紅塵若夢,孤芳自賞難抵沒落黯然神傷,繁華綺麗亦能身靜心遠,歎為觀止,零落沉寂,細細追問,如海誓山盟的縹緲,望不到彼岸的煙火,只得在如墨恐慌的幽夢中顧影自憐。

華燈初上,月宿枝頭,夜未央,獨醉寒亭。天涯還是依舊那麼遙遠的天涯,是看不到盡頭的彼岸忘川,“斷腸人在天涯”,策馬徐行,淺吟低唱。明月還是依舊那麼光輝的明月,是看盡了世間悲歡的古今見證,“江畔何人初見月,江月何年初照人”,千載不變的皎皎月光,恒久寧謐。

此去經年,一別竟是遙遙無期,揪碎的心無邊無沿,獨依窗前,細數孤獨的韻味,秋月無邊,那點點星辰無法計量的悵惘,止步尺規著心頭的愁緒,攜帶這疲憊的蕭索緩緩前行於歲月的流逝中,靜候半開門扉背後晶瑩如水的月光,呢喃的囈語飄零的墜入凡塵,那樣的茫然無知。寒蛩唱惆悵,筆墨難消淒涼,又歎,茫茫天涯沒人懂。

月涼如水,星爍若波,夢地久天長,此夜哪堪為淒涼,斟一杯對坐,墨上的淚,心頭的餘味,假如手可摘星攬月於碧雲長宵,是否就不會有鏡花水月空靈的衰傷。鬥轉星移,千裡外,對月剪影,水墨淋漓,沉淪於苦海的迷惑在身後戛然而止,變成一場倉促的逃亡,有誰記得時空煙雨承諾說那些寂寞幾時癒合,輕舒漫舞,那樣薄若蟬翼。

風起,夜色微涼,樹影婆姿,枝夜搖曳,憑欄寄願,交匯跋山涉水的思念,勾勒起你淡妝靜雅的輪廓。脆弱的心總是無處淡然,酸酸楚楚。買斷今宵寂寞,飲月千尺,只有把酒言歡,對天悲歎著此季的涼,孤心獨飄零,朧不到執手相濡以沫的細水長流,沒有歸程。只留一縷暗香,揮散於變幻的春秋,一絲纏綿,一縷青絲,穿透十丈紅塵……

宣紙染墨,翰林詞庫,回首攬一掬朦朧的秋月,綣簾幽夢,綻一場流年煙花絢爛,翰墨流連。氤氳漢賦元曲,一曲離別,沾染唐詩寧詞,瑾年流失,且醉在生命的薄涼,安枕流離傷痛,黯然傷魂,風煙殘夢,落款若霜冰。獨曉一卷梵經下,透晰佛法垂首笑磋聚散。

秋風清,秋月明,落葉聚還散,寒鴉棲複驚,孤芳自賞,遍地哀涼,夜未央,闃然禪眉,一簾幽夢浪天際,歌一曲春愁秋怨,書一篇離合悲歡,心自飄零幾春秋,千般苦,只得這般顧影自憐。有雪的冬天,四季充盈
包容我的過分與任性的人!
只要想改變,一定會有一個嶄新人生
逃避始終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
我就想做個貓就好
翰林村的村道口
重要的是,走一步,再走一步
紛紛的江南雨灌滿了漁米之鄉
無論你身在何處,我們之間的距離都一樣
人生的路本是就是風雨兼程

一個春天的盛大節日如花似錦

時間深處,歲月輾痕,留下深深淺淺的轍印。在故去的日子,有些鮮活如初。現在懷揣著夢想,在春天出發,尋覓如花似錦的春天。

——題記/墨陌

穿越時空,大多是一些陳舊的記憶,雜亂無章的記憶中挑揀不出多少讓人心花怒放的情景。有時穿越到另一邊,那叫前瞻性的想像,美好從此紛至遝來。

從麗江回來,怎麼也忘不掉那個小城的安寧愜意,愜意的不是我,是那座小城。儘管顯得格外喧囂,儘管格外人頭攢動,儘管那裡的酒吧格外瘋狂,但它是安靜愜意的小城,我無法和忙碌與之連接。去麗江幹什麼?不是幹什麼,而是去麗江什麼都不幹。我到那裡,感覺已經沒有了,只有安靜地走,累了也不覺得疲勞過度。當年小城街市從頭到尾都在反復地播放侃侃唱的《滴答》,還有一些拍攝《一米陽光》時的場景,還有許多可供人們認為是不一般小城的故事來佐證它的不平凡。我看不出也覺不到在這裡是一個可以豔遇的地方。那個小城好安逸。在麗江,人可以穿棉衣、羽絨服,也可以穿襯衫、半袖衫,穿什麼也不覺得熱,也不覺得冷。那是秋初。思維穿越到那裡,其實是莫名地喜歡。

輾碎記憶,讓人接近現實。年輕時怎麼也不會想像自己老了會是什麼樣子,認為自己會永遠活在青年的青蔥歲月。是人們揮霍了歲月,還是歲月蒼老了容顏?長大了,成長了,才知道當下才是真實的良辰美景。時間的刻刀慢慢地一點也不知覺地把老去的時光拍照在額頭眼角,唯美的畫面總是在昨天。昨天成為故事,毫不客氣地書寫完畢,青春在各種場景中流逝,留下來各種難以言狀的後悔。明天還沒有來到之前,我會不會想到,我能在什麼樣的場景下去完成我今天想要完成的事情。好事總是在期盼中移到了下一個明天。可是,明天就要來了。

想用華麗的辭藻優美的句子表達一種令人窒息畫面,比如在二月,還有鞭炮的聲音在遠處響起,還有大紅燈籠在屋簷下招搖。心動的那一瞬間,大腦短路,心率失常,我還想找出杏花春雨裡吹笛到天明的意境。時光匆匆,謝了花紅。憂憂我心誰懂。擺開陣勢去迎接漸暖的春天,張開臂膀去迎接華麗季節的轉身。穿越時間的河流,徜徉在莫名的初春微寒的下午,在錯亂中顛沛流離,把年華拼成回憶,蘸著歲月的墨蹟,重複著一段段與生命相擁的歲歲年年。

四季的風吹到了春天,雪在默默地流淚,它是要變化成另一種姿態完成一個轉世超生。在美麗的天氣裡,時光無語,我靜坐成一點,等待花開。寂寞是如此地固執,誰的年華在超越過往染上雙鬢。素年流光,豐盈了我歲月的守望。風輕囈語,溫柔至極。把所有交給歲月,張揚著滿腔熱情,一個春天的盛大節日如花似錦。在我心裡停留了三年的他
孤單才是末日的影子
一個個想法是一道道一條條彎路
一生所愛隱約在白雲外
不希望這個社會改變那個最最真實的我!
雖千年,伴千年
冬天的冷夜
留點麻煩給自己
素心如蓮
春節後的第一​​篇日誌,要說一句:久違了

莫名的疼痛

離開,才發現原來是如此的不舍……

“是家柔軟了時光。”偶然發現這句話,如此的有味道。在外求學幾年,離開家裏,已經好幾次,每一次或多或少都會帶著一種不舍的味道離開。而這一次卻分外的強烈,或許是因為這一次的離開,而再次回來的日子顯得遙遙無期,亦或許是因為,工作還未著落,前途依舊一片飄渺。

現實、情感總是能激蕩起內心的很多東西,總能在不經意中變得手無足措。過往,總以為,自己可以很淡然的看待很多未來虛無縹緲的事情。事實卻是並非如此,也許是因為,我們過著太多舒適的日子,柔軟了太多溫和的時光,忘卻了外面的風雨與殘酷。

流年,或許總讓我們迷茫了自己。出門在外意味著遠離家裏的溫暖,遠離父母的呵護,需要獨自面對很多東西。生活中沒有人會去過問你,更多的是需要你自己去關心呵護自己。沒有人會在你不起床吃早飯時。嘮叨著你應該吃早飯,不然會傷害自己的身體。沒有人會在你晚上熬夜時,提醒你要早睡,不要過度的熬夜。沒有人會在你失落的時候,忍受著你的臉色。沒有人……

想起了歌曲《老男孩》中的那句歌詞,“註定我要浪跡天涯,怎能有所牽掛。”青春,或者是因為我們滿腔熱血,所以不甘於平凡,而選擇了遠離家鄉,遠離父母。我們都擁有著一份年輕的心,以至於衝動的以為,自己可以了無牽掛的遠走他鄉。殊不知,在夜深人靜的時刻,在獨自一人的角落,內心的那份羈絆是如此的強烈。

紅塵太深,經年太淺,所以年輕的我們倔強的選擇深落紅塵之中,而當走過那些經年,才會發現,自己已經不知道是當初那個不知所謂的懵懂少年了,早就沒了當初的那份衝動。而在一次次的走過,離散中也失去了太多的東西。或許,人生就是需要這樣的一種經歷,才會成長。在一次次的失落,一次次的離散,一次次的起伏中,漸漸的磨礪心智,懂得忍讓與掩芒,學會睿智的思考。

小時候,總希望自己可以快些長大,因為長大便能離開家裏,去外面生活,去外面看看不一樣的天空。等到長大了,要離開時,才會知道,原來離開是一種蛻變的疼痛,那種疼痛是一種刻骨銘心的疼,也是一種只能自己獨自去默默忍受的疼。

面對著太多的糾葛,多少次的告訴自己要泰然處之,不要過於糾結現在,不要過分的沉溺在一份份的不舍中。到頭來卻依舊是在面對時,悵惘若失,倉皇逃離。只因自己,太過的糾葛在那份執念的情感中,才會變得如此多愁善感。

也許,我應該學會放下心態,放下那份過於莫名的羈絆。明瞭,離開都是在必然發生。如果說一切都是註定的路程,那麼更需要懂得,將那麼思念收藏在內心的最深處。用一種悠然去看待得失,取一份淡然去對待即將到來的風雨,執一份安然去走好自己眼前的每一步步伐。

青春,我只能將那份牽掛,藏於內心,默默去忍受外面的風雨,漸漸的習慣一個人的時光。身懷救世良方的你
そんな中
山裏人貧窮
這種簡單而明淨的生活
一日が終わり
一個人為人勇敢的象徵!
僕は自分の器を見た
和我相扶到老的人
茶的天然神韻與芳香
於此開始,嶄新自我
自我介绍

elainec

Author:elainec
欢迎来到FC2博客!

最新文章
最新留言
最新引用
月份存档
类别
搜索栏
RSS链接
链接
加为好友

和此人成为好友